World QA
國際, 異國旅遊, 社會議題 相關常見問答

伊朗:與遊牧民族同行之車子在山裡拋錨

Table of Contents

※ [本文轉錄自 Ind-travel 看板 #1OgQHxux ]

作者: moonystar (:)) 看板: Ind-travel
標題: [遊記] 伊朗:與遊牧民族同行之車子在山裡拋錨
時間: Sun Feb 19 21:58:17 2017


沒想到我在伊朗加入遊牧民族的生活。

遊牧民族顧名思義,隨著季節變換遷徙居住地點,在伊朗,夏天時遊牧民族沿著Zagros山往北移動,靠近Isfahan,冬天則向南。

我們找的遊牧民族導遊Bahman是一個在山裡出生、長大的孩子。透過whatsapp聯絡他,我得知在山裡2天的費用是110歐。
我心想:110歐都可以在伊朗玩兩週了;這個行程沒有任何說明,沒有介紹會做什麼事,就是包吃包住2天110歐。

出發前,我們跟一個當地人隨口聊起去遊牧民族的價格,他聽到時眼睛睜大、倒抽了一口氣,「你們確定?你們可以跟我去別的地方玩!」
而當我們說到這個導遊叫Bahman,他隨即換上一副放心的表情,「他是最棒的!」
他也跟Bahman去山裡待過,非常好玩,再三向我們確保一定會喜歡。

這個Bahman到底是誰?怎麼隨便一個當地人都聽過他的名字?
我感到很好奇。


當天早上,Bahman來我們在Shiraz couchsurfing的主人家裡接我們,couchsurfing主人Mahdi得知這個天價行程,也擔心我們被騙,於是他很好心的早起先去上班,再溜回來陪我們等,想看看這個Bahman是何方神聖。

Bahman從四人座轎車上下來的時候出乎我意料。

我以為我會看見一個中壯年、稍微肉肉的,或許挺個肚子,衣著服飾特殊的男子。但他不僅沒有穿什麼袍子或戴個傳統帽子,他穿的比一般伊朗男生還要再時髦一些,留的髮型也不像是伊朗常見的;他比我想像中的年輕很多。

Mahdi跟Bahman握了握手閒聊幾句,把我們送上車,看起來他應該是放心了,Bahman應該不是什麼奇怪的瘋子,想趁機利用觀光客大撈一筆。

上了車,健談的Bahman跟我們閒聊,他很自信地說:你們找到我,真的非常幸運。
原來Bahman有名的程度不限於伊朗,他受過法國電視節目採訪,還登上瑞士的雜誌。
好吧,也難怪他收取的費用是國際等級的,不是伊朗的水平。

我突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是什麼讓你成為遊牧民族的導遊?」

Bahman笑了,跟我同年齡的他眼角有很多皺紋,可能是因為常年暴露在紫外線下的結 果。「啊~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

Bahman說,他從小在山裡出生、長大,青少年時期到城市裡(Shiraz)念書,但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山裡,隨著家人在冬夏之際遷徙。


一切都從八年前開始。

有一天他在山裡遇見兩個導遊跟觀光客,發現那兩個導遊在爭執,其中當地的導遊因為不爽,烙狠話告訴外國導遊 ,他不願意帶他們下山。

這個外國導遊求助於Bahman,希望他能幫忙他們下山。
Bahman同意,只是時候已經不早,他邀請觀光客到他家裡待一晚,隔天再下山。

到了他家,觀光客對家裡的一切都感到很好奇,指著這個那個東問西問的,而Bahman一句英文都不會說,他一邊解釋,外國導遊一邊翻譯。觀光客表示這一切都很有趣新奇。

隔天,Bahman帶著他們順利下山了。

過了一週,同一個外國導遊帶著不同的觀光客,再次出現在Bahman面前,「你幫我接待他們,我付你錢」

就這樣,Bahman開始把遊牧民族的生活習慣與與周遭 介紹給一個又一個觀光客,每次他介紹某樣東西的時候,他努力學習外國導遊怎麼講那個字。他慢慢的學會英文,於是,三年之後,他不再需要外國導遊了,獨立開創遊牧民族的行程。

好勵志的故事!
從跟外國導遊學習到跟觀光客互動,竟然可以利用英文謀生,真的很不簡單;而且因為他的法國客人很多,他現在也慢慢的在學習法文。

要是我的法文被超越就太可恥了,我可是有老師的耶!於是我趕快跟他講一句法文,還好他聽不懂,嗯,我放心了。(絕對不是因為我講得不標準哦!)


從Shiraz到山裡的路上(超粗略的說明)會經過一間聽說超好吃的冰淇淋店,Bahman說,這裡的Faloodeh才是最好吃的,打趴Shiraz我吃到的那些。

Faloodeh(發魯ㄉㄟˇ)是Shiraz特產的一種甜點,硬硬冰冰的細米粉搭配玫瑰水,依個人喜好加檸檬汁享用,酸酸甜甜,我非常喜歡。硬米粉有不同口味,比方原味(白色)、番紅花口味(黃色)。

這間冰淇淋店非常明亮乾淨,一塵不染,冰櫃上也沒有任何手印,另外我也嚐了Ellie點的冰淇淋,也很好吃,綿密黏稠的程度就像土耳其冰淇淋一樣。


吃完冰繼續驅車上路,經過水果攤我們停下來買石榴,不意外的,賣水果的小販們又熱情地圍上前想拍照。


摳摟摳摟的,車子終於離開公路,要往山裡去了。這時我們看見一個孕婦抱著嬰兒站在路邊,Bahman問我們,「要不要幫她嗎?」「 Why not?」

拉下車窗,Bahman問了孕婦要去的地方,我們邀請她上車,順路把她載到附近的小村子。或許對這個孕婦來說 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不過我還是覺得很奇怪,一個孕婦站在公路旁邊?她一定是一路搭順風車才到那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吧。可見這裡的人都很熱心,不然她怎麼會冒險抱著嬰兒、提著雜貨站在路邊等。

越開進山裡,柏油路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小石礫,喀拉喀拉的打在擋泥板上。我們開進一個河谷,現在不是雨季,小溪微弱但好強的流著,石礫逐漸變成一顆顆石頭。

等·等·等·等一下!這邊沒有路吧?我們要直接開過這條小溪?!
正當我懷疑這種路真的能開的時候,Bahman自信滿滿地說,「這是捷徑!」

勇猛小轎車Peugeot就這樣匡啷匡啷地衝過小溪,車子底盤大聲的抗議,而我們通過了。

我心裡暗暗想著,這種操法,車子應該很容易就壞了吧?為什麼不開SUV啊?
另一方面也心想,雞仔愛車如愛"?"(想不到比車子他還更愛更珍惜的東西),要是他坐在這輛車上,一定要把他打昏,不能讓他知道這殘酷的真相。

通過重重艱巨的考驗,小轎車穿梭於蜿蜒崎嶇的山路,終於抵達Bahman冬天的家。

Bahman的家由石頭搭建而成,裡面沒有隔間,就是一個中規中矩的長方形空間。圍欄養著出生不久的小羊,斜坡上用石頭搭成的數排長條型凹槽讓羊群用餐,狗狗友善地吐著舌頭,雞舍裡有一隻母雞跟八隻唧唧喳喳小雞跟在後面,屋子後面還拴著一頭驢子。


我們坐在屋外,Bahman拿來水菸,Ellie很興奮地抽了一口。
然後,沒什麼事發生。

她試著吸了又吸,可是就是沒有呼嚕呼嚕的聲音,於是我接過來,深吸一口。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咳到整個肺都快掉出來了,沒有任何水果調味的煙草味在氣管裡繞、在肺裡燒。
(插花報導:埃及抽水菸超便宜,一個人只要15塊台幣,很多人喜歡在咖啡廳抽水菸喝咖啡)

飯後我們隨意在山裡走走,走個幾公里就會看見一戶人家,隨意地坐下來喝茶。

後來我們到一戶據說是非常有錢的老伯家 (居然有廁所跟電)。
老伯的孩子是醫生跟博士,但他習慣山裡的生活,自己住在這裡。

老伯家種的柳丁非常好吃,他很隨性的遞了個盤子跟一把小刀給我們,柳丁就放在上面。Bahman熟練的把柳丁拆解,很快變出一顆去皮柳丁,老伯也不服輸的削著柳丁,但是是一長條完整沒削斷的柳丁皮。

我很努力嘗試給柳丁去皮,可惜情況慘烈,不是果肉削得太多,就是皮留得太多。
對了建議來伊朗玩的人帶乾洗手,因為洗手不是那麼方便,但又常常徒手吃餅、水果等。

吃完水果,老伯拿出一罐Vodka,示意我們喝。
沒錯,一整瓶Vodka,在這個穆斯林國家。
他們大夥兒Vodka加百事喝得很開心,歌喉很好的Bahman獻唱幾首歌,我也應景的唱了一首Colors of the Wind,然後我們開始玩橋牌。

原本我跟Ellie連勝,贏到都有點不好意思,但不知怎麼地就開始兵敗如山倒,等牌玩夠了天也黑了,我們搭阿富汗人的車回到Bahman家。

他們的石頭屋子一片漆黑,唯一的光線來自架在屋樑上的手電筒和油燈。
地上鋪著一張大塑膠布,Bahman媽媽拿出餅與好吃的蕃茄燉馬鈴薯給我們當晚餐,其他人就著爐火聊天,吃完Bahman媽媽俐落把塑膠布包起來,餐桌就收拾完畢了。

跟遊牧民族一起生活,沒有洗澡、沒有廁所、沒有電(所以也不能給手機充電),我們就著星光找到自以為隱秘的地方上廁所,然後簡單用大水桶的水漱洗。


回到屋子,剛剛的餐桌已經變成臥室,地上鋪著厚厚的毯子,大家就這麼並排在地上睡覺。
看看手機時間,晚上9點,嗯,Bahman的父母都已經入睡了。

躺在毯子堆上,並不覺得地板不舒服,只不過即使我穿著外套、蓋了三條厚重的毯子,還是覺得一點都暖和不起來。
睡著睡著聽到某隻動物在叫,應該是驢子吧?他怎麼了?應該不會遇到危險吧~
迷迷糊糊中好像又聽到雞叫、對話的聲音,接著聽到更多動物的聲音,天就亮了。

Ellie沒好氣地說她睡得很~~~糟,因為Bahman一家三口,跟我,連番打呼XD 同樣她也是睡一睡覺得太冷,半夜爬起來穿外套。


早上睡醒一團亂,奶昔睡了亂七八糟

上一次睡得這麼克難應該是我去約旦玩,為了省錢,住一晚125塊台幣的hostel,不僅沒熱水澡洗,半夜冷到外套圍巾手套都穿上,還是無法睡好。而隔天根本就是重頭戲,要去Petra走一整天,沒睡好、沒吃早餐、還生理期第二天,超可憐~


用過早餐,我們隨著羊群走過的足跡健行,一路往上爬,終於抵達制高點休息。

Bahman隨手指著山下,他說媽媽帶著羊群在河邊。

我們拼了命的仔細看,卻什麼人影或羊影都看不到,我們問他媽媽的土耳其語怎麼說?(他們說的是土耳其語"Ana") 然後一起對著山下大喊,「媽媽~~~~~!!!」
(下山後,他媽媽問我們,剛剛是不是我們在山上大喊媽媽XD)

過沒多久,Bahman又指著山下,「看,我家的驢子在吃東西」
到底在哪裡啊?他到底是不是在唬我們?Bahman一副覺得不可思議、我們怎麼什麼都看不到的態度,用我的相機拉近拍了驢子的照片,然後透過照片指給我們看驢子的位置。

我的天啊~驢子還真的在那裡!Bahman的眼睛也太好了吧?!跟他一比,我簡直像是瞎子(但以前去南非找動物時就知道這個令人心碎的事實了)


驢子就在照片正中央偏右一點點,直角三角形的土上,看不到的人要承認哦!

我們愜意的坐在山頭不肯下來,讓Bahman一催再催,終於起身。
那現在是要走一樣的回頭路,還是要走眼前陡峭的山,一路衝下去?Bahman家近在眼前。

Bahman說他20秒就可以跑下最近的這一個山頭,很陡的、大概超過45度的山。
然後,他輕巧的一路往下跳,兩隻手分別牽住我們往下跑,訣竅就是不要停,一直往下衝。真的不穩?那又怎麼樣?!趕快往下跑啊~~不需要管那顆石頭穩不穩草滑不滑~

好不容易跑下這個最陡的丘,回頭一看覺得真是不可思議,我們竟然就這樣迅速的下山了!(配合Ellie地不停大叫,真的很好玩XD)

兩天的時間一下就過了。

我們建議,如果想體驗遊牧民族生活的話,最好報名三天以上的行程,不然時間不太夠。

回程的路上,我昏沈沈坐在前座,太陽光暖烘烘又有點炙熱的灑在我身上。
不曉得為什麼,一切好像變得很安靜,連車子引擎的聲音都沒了。

突然之間,Peugeot變成了Toyota Prius,無聲無息地在蜿蜒的山路上滑行。
然後,滑到一個低點,停了。

Bahman轉動汽車鑰匙試著發動,引擎發出一些聲響,但又停了。

我懶洋洋地看著他,心裡沒有任何著急或擔心。

他再次轉動汽車鑰匙,車子唧唧唧唧地叫著,但沒有持續。三次,四次,五次。

隨著他轉動鑰匙的次數越來越多,我的意識也越來越清醒。
但Bahman似乎一點都不擔心,他說只是引擎太熱,等一下就好了。

越等越久,我們索性下車到外面散步順便上廁所,一邊希望有救星出現。
等著等著,一輛小貨車停下來,Bahman跟他們講講話,捧了幾顆柳丁過來。原來那個小貨車上載的就是我們昨晚吃的好吃柳丁,現在又可以吃了!況且已經超過吃午餐的時間,我跟Ellie餓得不像話,已經開始亂吃僅存的零食。

Bahman持續試著發動車子,但車子就是不聽話,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他看看手機,發現山裡一點訊號都沒有,於是他說要找個有收訊的地方。

「怎麼找?」

他毫不猶豫、敏捷往左邊的山上跑,用令人吃驚的速度抵達山頂!不愧是山裡的孩子!
而下來的速度更快,大概只花了20秒!




過了好一陣子,來了另一輛車,上面載著幾個男人,據說有工程師在內,他們很熱心地停下來幫忙,處理了老半天,車子終於噗噗噗的發動了!這讓我十分感動。


好不容易坐上車,我們繼續向前行駛。
沒想到,不到十分鐘,車子又進入無聲模式!
我們無聲無息地在路上滑行著,然後,又停了。


這次我可笑不出來了。


我們得搭19:30從Shiraz出發的夜舖火車往北,前往900多公里遠的德黑蘭。
而據說在這裡坐長途火車,需要在一小時前抵達,有安全檢查。

現在已經三點多了,我們離Shiraz還有大約三小時的路程。(也就是說根本沒上路多久,車就拋錨了嘛!)
Bahman的表弟在這時出現了,他們竟然拿出一條塑膠繩子,一端綁住我們車子前方的保險桿,一端綁在表弟的車子後方,讓表弟開車拉著我們。難道他們想要這樣把我們一路拉下山?一路拉回Shiraz?


坐在車裡,我很緊張的盯著前方表弟的車,不時擔心因為距離太近而撞上,Bahman就得趕快叭叭叭的響著喇叭,要不然就會因為兩輛車的距離太遠,繩子被收緊而整輛車劇烈震動一下。

這時又出現一輛Toyota的白色小貨車,開車的是一位陌生老伯,他了解我們的艱難處境後,接手表弟的任務,塑膠繩前端改綁在小貨車的保險桿上,我們改讓小貨車拖著走。

沒想到這輛神力小貨車真是太優秀了,不僅力大無窮,還跟我們的Peugeot合作無間,兩輛車保持一定的距離跟速度,我們被猛然拉扯的次數減少許多,出乎意料的平穩。


但該來的總是要來。


我們再次來到充滿石頭的河谷,看著那條的小溪,我虛弱著想著 :天啊真的過得去嗎?表弟的車在彼岸等著我們,我真懷疑我們能平安的到達那邊。

但,我們的小轎車就真的被Toyota小貨車這麼拉過去了。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真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Bahman說,日本車真好,他要去換Toyota。是啊,我也不知道原來日本車這麼美好~

折騰許久,好不容易我們被脫離山區,來到公路邊,也就是我們遇見孕婦出手相救的地方。Bahman要我們棄車改坐表弟的車離開,而他隔天再來處理他的車子。

我很懷疑地問「車子丟在這邊OK嗎?」

Bahman笑了,「沒有問題,伊朗很安全!」


而我也是這麼相信的。


神力Toyota小貨車與被我們丟在路邊的Peugeot

兩個星期以來,遇到許多伊朗人,絕大多數人都十分友善熱情,
用「最美的風景是人」來形容伊朗絕對錯不了。

這個好人國度在世界裡的呼聲很小,但絕對值得一個被了解的機會。
如果你不曉得下一個旅遊地點是哪裡,可以認真考慮:伊朗。

--

All Comments

推,很棒的故事

不~如果你也在阿拉穆特山谷上試著搭便車下山就不覺得

那抱著嬰兒的婦人這麼做很奇怪了XD

好看! 土文的媽媽是Anne~

感謝分享,下次想去~請問要怎麼聯絡Bahmen

Bahman,抱歉

沒錯就是Anne XDD 一直大叫~
Bahman的whatsapp +98 917 910 0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