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QA
國際, 異國旅遊, 社會議題 相關常見問答

南印度遊記【十七】彭地茄麗

Table of Contents

~※ 彭地茄麗 ※~


圖文網誌版: https://blog.xuite.net/sirius99/blog/590007482
(這是個被耽擱很久才終於完成的遊記)


離開「坦傑武爾」,下個在期待列表的世界文化遺產位於北方三百公里之外,若是自
由行,大可直接搭交通工具過去,但旅遊團才不會這樣搞,然後等著被客訴一整天無重點
,我便只能面對現實,跟著大部隊在「彭地茄麗」下車,開始緩慢步調的一日。

在旅館擱放了行李,順道吃了頓自助餐,雖是冬季,印度陽光依舊燦烈,沒人願意在
外曝曬的午間庭園因而顯得靜謐,我散步著,也瞥望著參差其間的屋閣設計。經過誘人躍
入的湛藍游泳池,穿進周邊茂林,幾棟略顯殘破的小屋在矮籬外散置著,應是當地人民的
居處。不曉得每天望著隔鄰與自己反差極大的環境與階級,他們是怎樣的想法,還是早已
平常心了呢?反正天微明便把船盪出去捕魚,不與人爭、順天意而行,也是種悠閒。

「彭地茄麗」過往曾是法國的殖民地,但應是城市內的建築特色不足,旅行社反而將
我們領至郊外,拜訪因宗教而凝聚的「曙光之城」(Auroville)。這個新興宗教的核心
思想由「聖奧羅賓多」(Sri Aurobindo)所提出,似乎是經由某種特殊的心靈修行,便
能將自身進化,引向更璀璨的未來。隨著信眾的增多,以及與一位被他尊稱為「母親」的
女人相遇,這個宗教有了更進階的計畫,於是一群持著良善、無國界之分的人們闢築了一
塊地,規劃各樣自給自足機能,在生活溫飽之餘,修行著、冥想著,和融地孵化他們構想
中的世界。

遊客中心的影片敘述相當玄,很難意會出是怎樣的修行,倒是外頭環境相當雅致,帶
了點現代線條的展覽室、以花草妝點的咖啡廳、書店,感覺在這兒長住也挺不錯。花店的
小孩相當可愛,可能看大夥都朝他拍照所以心情大好,驀地一腳踏石,以帶點霸氣的表情
與我們對望。所以若經過修行,將來還會進階為果敢積極的領導者嗎?

順著園徑朝深處走,路旁設了不少彩繪碑牌,「母親」以如虹般的色階花瓣濃縮了十
二項美德,每項也對應著一個花種,將這些美德像花語一般,闡述給每位經過的有緣行眾
。走著走著,還有個以榕樹枝枒開展而成的林地,主幹就彷若信仰中心,隨著氣根一圈圈
的散生、茁壯,讓人也不禁駐足而後滿懷敬意仰望。

走過或許蘊含著某種寓意的散岩綠地,景貌慢慢開闊起來,而在遠方的碧野中心,一
顆碩大金球正輝爍著午後的日光。這就是整座城的核心「黃金球」(Matrimandir)了,
在梵文裡代表聖母殿,象徵神對人類渴望完美的回應。似是只有經過申請並住上一晚,證
明有基本修行之心的人才能進去,我們這些帶著觀光意圖的便只許在此遠望,看著表面那
些太陽能拼板,連結其循環化生之意。而由邊緣翹昂的一片片塊體,應就是簡介上說的十
二靜心室吧,若有個俯瞰視角,望見的便該是如路上碑牌所示的十二花瓣,花瓣裡是不同
設計、不同打光的靜室,曾在網路圖片看到泛著藍光的空間,空間淨潔沒有裝飾,只有正
前龕室置了難明其意的雕塑,彷彿在其內冥想、凝望雕塑,便能得到相關領悟。

根據文案,大金球又是另個更開闊的靜修空間,一切聲音禁止,只容球頂的日光透射
,藉室內的巨大玻璃球舞出光影,讓修行人的思想飛越。可惜在找不到任何網路照片,又
無法親眼一窺的景況下,只能任想像無限展延了。

跟大金球合影過後,我們回到市區的「聖奧羅賓多紀念館」(Sri Aurobindo Ashram
),其外觀素淨、不甚張揚,門上代表十二美德的花瓣徽印是其唯一裝飾。館內同樣禁止
交談、不准攝影,因此腦內能留下的印象也不多,除了幾間起居空間的展示、放滿書籍、
照片的資料室,最顯著的應就是中庭的墓塚了。由於「母親」與「聖奧羅賓多」都葬在這
兒,有許多信徒在墓旁閉眼默禱,然後獻上一束鮮花。

看過紀念館,今日行程表上的項目便已了結,於是導遊帶我們在市區閒逛著,路上經
過一處淺藍色調,被漆得五彩繽紛的廟宇,目光很自然便被門樓那些叢聚如峰的龕室勾住
,將相機對上其間的繁密神像。我大略掃了一下,儘管多數的男男女女很難分得出是誰,
但由那被簇擁的象頭人身,輕易便能猜出這座敬的是「象頭神」。也的確,當再走入將巷
道加蓋而成的前廊,天花板也有他的顯明模樣,若努力辨識,左邊手持法螺神環的該為毗
濕奴,右手邊那位頸掛長蛇、身穿虎皮裙、拿著三叉戟的,則是他的父親濕婆。

看到大夥不由自主往門內張望,導遊乾脆給了我們一段時間進去逛晃,妙的是,儘管
廳裡掛著禁止攝影,多數的印度人卻拍得很開心,於是我便也重點式地留下此廳的大致輪
廓。這座「Manakula Vinayagar Temple」名稱結合了沙與海邊水塘,有種將「象頭神」
當成這個海濱城市的守護者之意。廳裡結構跟「魚眼女神廟」近似,以花卉裝飾的多彩柱
,神獸護守的柱頭,天花板諸神整齊列陣,樑上有的是添了雕像的飾框,有的是有看沒有
懂的人物故事。妝點是頗為豐富撩目,但過於燦新少了歷史感,就令我有點意興闌珊。

事後查了網路,寺裡尚有個滿是雕鑿的黃金戰車,除了節慶之日會駛出,平日則可捐
點小錢藉觸碰來祈福,可是卻沒有瞄見的印象,不曉得藏在哪。至於象神的寢殿更不是我
這種觀光客能見識的地方,據說每晚象神的腳會被特別搬去與其伴侶相處一起,只有腳感
覺好微妙啊。

懶懶逛了出來,大隊繼續往鬧街開拔,四處張望有點落隊的我,沒聽到導遊對一處樹
籬高聳、大門雕花繁複的在解說什麼,只見一堆人紛紛湊去合影,問了才知是總督府,不
太清楚是辦公處,還是純住所,若是後者,未免也太豪華了,規模可媲美大君離宮。

閒晃之途一路往東,飄至海邊,然後有了在夜幕落降前的自由活動時間。海岸面東,
因此在這時刻沒什麼霞色,陰陰灰灰地,隨著海風的陣陣襲來,顯得沁寒。不遠處被高瘦
石柱環圍的淨白塔亭相當醒目,好奇走了過去,裡頭奉了一尊拄杖前行、表情堅毅的老人
雕像,這形象很顯然是甘地。將他的塑像立於此風吹雨打,是意指他為了本土製鹽權,帶
領眾人至海邊抗議的事件嗎?

有個同團大姐很熱心想幫我拍照,但海風太強,多半時間頭髮都被吹得像瘋子,因此
兩人努力了一番還是放棄了,就單純隨意走走,看小狗開心逐浪、黑瘦少年迎風裝憂鬱,
不小心還瞄到一位老奶奶嘗試深入,卻被忽來的大浪嚇得驚叫逃回。雖都是些平凡小事,
在這異國海岸望著望著都多了幾分趣味。

就像當集合後,我們在燈火初上的夜晚街頭前行,彩繪菩提下的盤坐佛陀、溫黃櫥窗
內的擺舞神祇,都接棒說著古老故事。


--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