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QA
國際, 異國旅遊, 社會議題 相關常見問答

南印度遊記【十五】坦傑武爾王宮博物館

Table of Contents

~※ 坦傑武爾王宮博物館 ※~


圖文網誌版: https://blog.xuite.net/sirius99/blog/589999674
(這是個被耽擱很久才終於完成的遊記)


從「魚眼女神廟」回到旅館用餐,跟中午不同,這回是被安排在外頭花園的露天座席
,憶不起菜色的美味度如何,只記得吃著吃著,便有一對姊妹花上台開始了歌舞表演。她
們似皆未成年,妹妹可能也才小學,儘管一個容貌秀麗、一個稚氣可愛,舞藝卻不合格,
雖不能對這年紀的小女孩強求什麼風韻,至少也要有舞感吧,只是生硬踮著步姿、拈出手
印,我看了都替她們覺得尷尬。幸好後來不知是媽媽還是師父的女人上台帶領,氣氛才扭
轉過來,豐腴的身姿在她舞步的挪移中變得輕盈,眼神的拋點、笑容的挑揚,都多了媚態


如此填飽肚腹,在醫生阿伯如雷鼾聲中撐過了一夜,迎接我的,又是漫長的拉車時光
,目標是「泰米爾納杜邦」的另個重要城市「坦傑武爾」(Thanjavur)。這個擁有世界
文化遺產的大景點,跟「馬督賴」同個命運,被旅行社安排在下午的後半,害我一路又是
焦慮不斷,完全沒有渡假該有的放鬆自在。

根據地圖的指向,這樣往東會行經一座古城「Tiruchirappalli」,它有著比較好記
的簡稱「崔奇」(Trichy),也曾是「馬督賴納亞克王國」的首都。不過觀光客去那兒,
多半為的是矗立在巨岩,以廟冠傲揚的「岩堡」(Rock Fort),以及位於「斯里蘭干」
(Srirangam)的廣闊寺城「Ranganathaswamy Temple」。後者的結構跟「魚眼女神廟」
很類似,但佔地又更大,七重圍牆將人民以種姓階級劃分,也將整城的生活百業均納入,
因之而生的二十一座塔門如陣羅列,最高的一座還堆疊了十三層,由空照圖看,頗為壯觀


在「邁索爾」曾看過它迷你版的同名兄弟,若有可能當然也想拜訪這一座,但在旅行
社眼中,它就是個棄子,畢竟「魚眼女神廟」雖在廣度上略輸,精緻炫美度卻凌駕好幾級
,被放在同類型一比,很容易就敗下陣來。此外,從一些人的遊記而觀,似乎大部分的內
部區域都不能拍照,儘管可以看到殿口躍馬列柱下,細膩的人物雕鑿,也能上到屋頂,從
略高角度望塔門縱生,直指核心金頂,當面臨取捨,仍是硬傷。

因此我也僅存一絲微薄的希望,想會不會在車行的途中,有個短暫但至少是近身的交
會。哪知當我拿著地圖去問了領隊,他跟司機確認後,答案卻令人黯然,因為我們走的並
不是會從附近穿越的公路,而我也沒那臉皮請人家往那切去,只能跟自己說,以下午行程
圓滿為主,別再節外生枝。

熬過了拉車時間,在相對沒什麼亮點的旅館下好行李、用完午餐,終於可以開始在「
坦傑武爾」的行程,可是即使由車窗瞥見那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布哈迪斯瓦拉神廟」
,仍暫時與其無緣,得先拜訪此城的舊時王宮「Thanjavur Maratha Palace」。王宮的外
門有大象雕像守衛,牆上年代未知的彩繪像幅朝貢圖,再過去,是位於乾涸護城河畔的鐘
塔。

不太清楚引用的是哪種流派,它方方整整往上疊砌,沒有印度教主塔、塔門貫常形塑
的弧線,連續的尖拱窗是帶有伊斯蘭元素,卻無法從印象中的蒙兀爾宮殿找到對應。即便
如此,當仰首望著,仍覺得它有種獨特風姿。據說這座塔原本還更高,頂部有機械猴敲鑼
報時,可惜經歷各樣天災人禍,早就喪佚。正想著有沒有可能攀登望遠,領隊已指著隔鄰
的「Art Gallery」,要我們從那兒進去。

藝廊是由王宮所改建,光是門樓就有著雕琢,斑斕立柱、葉紋飾帶,壁面彩繪很顯明
是稍晚會去拜訪的古寺主塔,幾許拱冠的綴點更增添其王家威儀。懷著昂揚興致走了進去
,門廳裡雖相對樸素,散置的黑石雕像仍迅即抓住我的視線。不過才好奇盯著「象頭神」
矮胖的可愛身姿,濕婆在躍舞間展露其臀部曲線,導遊又領著往前穿越,彷彿這兒的僅是
小菜一碟。

果然當進入王宮中庭,將其包繞的建築群便讓我目光一亮。比鐘塔更高的方錐塔峻偉
聳立,牆面除了方形的小開窗,皆為列併的瓶身飾柱,以圖騰飾帶層層隔分,光遠遠望著
,便覺得絢美。視線朝側處轉,是挑高的大拱廊,或許曾經過現代改裝,柱間被填上玻璃
帷幕,與雪白漆色形成巧妙的明暗對比。不過更吸睛的其實是拱上的刻綴,除了以花串勾
邊,還有舞者們傾身攀伏,而那些在簷下撐舉的,皆是一尊尊姿態各異的力士。

拍了一陣樓面的雕琢,也從庭園造景望至邊側的小小祭壇,看「南迪」與「林伽」伴
立著五彩繪飾的聖堂。還未盡興,導遊已招著手,要我們進離門廳較近的另座矮樓。這樓
被標示為「New Visitor Hall」,不曉得原先是何用途,由框圍的人偶擺扭、頂部的多彩
拼接、門楣的濕婆破壞舞,感覺更像是間廟堂。但就算曾有著祭奉用途,現在也變成藝廊
的一部分了,能看到不少濕婆的銅鑄石雕,似乎破壞之舞還是其最經典的形象,類似的舞
姿因著襯環妝點、神情變換、身肌的穠纖調整,呈現了不同的風貌。

由於這間展廳的空間較小,快速逛了一圈,隊伍便開拔至隔壁,也就是方才望見,有
著玻璃帷幕的大拱廳。它被稱為「Nayak's Durbar Hall」,可想而知是Nayak時代的會議
廳。這字眼令人聯想起昨日的「馬督賴」及統治過那兒的「馬督賴納亞克王國」。的確,
當「毗奢耶那伽羅」帝國式微之際,「坦賈武爾納亞克」也趁機獨立了,初始的宮殿隨之
砌建而起。

它身為對外的廳堂,裝飾果然繁多,米黃赭紅相間的拱頂下,是紋樣相當緻密的環帶
。窗拱外雙頭鳥飛舞、媚態舞者展翼,拱下的偽窗則成了畫框,繪著頗具異國情調的人像
、鳥獸悠遊的叢林。正中的雕作似與史詩「羅摩衍那」有關,有猴兵猴將簇擁端坐的藍面
神祇。

照原本的設計,那串了無數逗趣小人偶的高台,應置著王座吧,現在卻是一尊雙手合
十,被標為「Raja Serfoji」的雕像。根據歷史,隔鄰的「馬督賴納亞克」曾率軍來搶親
,自知不敵的「坦賈武爾納亞克」王把王宮連同女眷炸毀,帶隊前衝玉石俱焚。而「馬督
賴納亞克」儘管短暫統治了這裡,舊王的兒子卻引了北方「馬拉塔帝國」(Maratha
Empire)回來復仇。「馬拉塔」是後來取代「蒙兀爾」的強盛勢力,攻克這座城池自是易
事,但帶隊的將軍也順勢佔了此地,立國為「坦賈武爾馬拉塔」。

這便是為何宮殿被稱作「Thanjavur Maratha Palace」,因為是之後的統治者成就現
在的模樣,台座上的「Raja Serfoji」亦為其中一員,以「學者王」的名號傳承後世。他
喜歡文學藝術,開辦學校且整修佛寺,更神的是也鑽研醫學,以眼科手術幫很多人重見光
明。正因如此,諸多的雕刻展櫃在廳裡層層環圍,宛若簇擁仰望的人民。

一尊一尊看了過去,這些可追溯至九世紀的作品以銅鑄為主,大部分皆為神像,只是
印度神的化名諸多,就算讀了標牌,那長串的拼音進了腦裡也不具意義。男女或家族組合
多半是濕婆夫妻的分身,裝飾過於簡樸的就比較費疑猜,莫非僅為形塑那年代的百姓日常
?這些作品有的姿態靈動、有的稍嫌僵直,但在歷史的斑痕點綴後,卻都多了表情,令人
流連佇望。

逛了出去,錐形塔外廊陳列著大型石雕,最顯眼的是一區U型陣列,中央持缽者根據
標牌,是在「魚眼女神廟」也曾見過的濕婆化身「Bhikshatana」,旁側帶著淺笑、目光
無法移離的,應皆為被他魅惑的聖者妻子。另側的小矮人「Gana」就比較難懂,這些圓圓
胖胖、動作可愛的是濕婆侍從,濕婆既變身為賣藝的乞者,又怎會帶一群人跟隨?不過所
謂的雌雄同體,這兒倒真有個例證,一尊笑容柔和的濕婆微擺腰,融合了「帕爾瓦蒂」,
只有左胸渾圓,可見古早前便有著性別模糊的思想,那為何現在反倒一堆人執著於性別氣
質,甚至加以批評霸凌呢,人真的是種矛盾的生物。

本以為錐形塔這麼壯觀的建物,應是王建來給自己歡愉的宮殿,結果竟是兼具武器彈
藥儲存的瞭望塔「Arsenal Tower」,而在雕琢外觀的包裝下,塔裡其實沒什麼裝潢,大
部分房間仍空置著,展品類別則挺雜,像其中一間的主題是建築模型,一組環牆內主塔高
聳,很顯然是稍晚要去的「布哈迪斯瓦拉神廟」,另一標示為「Nagore Dargah」的,形
貌就很陌生。原先見殿閣間的塔群樣式頗像外頭鐘塔,猜測是最早王宮的還原,沒想到查
了網路卻不是,是位於另個城市的聖人陵寢。不過再讀了讀內容,便恍然大悟,兩者都是
由「坦賈武爾馬拉塔」王家興建的啊,難怪有類似風格。

上了二樓,望過幾個零星散置的雕像,與已經模糊得無法辨出內容的壁畫,一具巨大
的動物骨骸愣呆了我,難道這兒的展品已擴及化石,而眼前這條其實是隻魚龍?可惜被燃
起的興頭很快就熄滅了,根據說明板,它只是一尾在數十年前被沖刷上岸的鯨魚,儘管活
了四百年是有點驚人,被以贈禮的名義送來這兒展示,還是頗怪奇。

不知是顧慮大部分人年紀大,抑或沒開放,導遊似乎沒意思帶我們攀至塔頂,僅讓大
夥在二樓陽台活動。這也無妨,畢竟在這兒能近距離觀察塔身,由那些紋刻中解析出人物
騎躍的形姿,也能從俯視的角度欣賞殿閣勾出的起伏稜線。雖然貪心的我抽了點時間,又
往上偷爬了一層,想是否能多望些景,甚至能窺得更遠的古寺高塔。但一層的差別有限,
結果當然是失望而回。

原路逛了出來,宮殿外尚有間名為「Saraswati Mahal」的圖書館,「Saraswati」是
梵天的妻子「辯才天女」,掌管知識與音樂,挺切合此館的用途,花藤斑斕的柱拱上,也
有一尊她彈著琴、由孔雀伴侍的塑像,而先前在宮裡望過的「Raja Serfoji」便是創辦者
。館內收集了數萬本書及棕櫚葉手稿,內容含括植物圖鑑、世界地圖、字典,不僅有歐洲
中世紀的稀有典籍,甚至還有中國的刑拷介紹。可惜在無法拍照的景況下,一路走馬看花
,望過的幾乎都遺忘了,倒是有組想像圖留下的印象挺鮮明,描繪了我們若是以別種動物
演化而成,可能會是怎樣形貌。

「王宮博物館」的區域不止於此,看指標及網路介紹,若再往旁路走,除了展示王家
用物的「Raja Serfoji」紀念館,還有另座「坦賈武爾馬拉塔」時代的會議廳。前者就罷
了,後者的圖片看來還頗華炫,雖然大部份牆面都因缺乏養護而殘褪了,較高處仍保有原
本風采,能見到與前座會議廳相似、卻變化更多的飾帶,以及點綴於柱頭及壁龕的人物雕
刻。

不過這也是旅行必須的取捨吧,畢竟「坦賈武爾」還有主角「布哈迪斯瓦拉神廟」等
待我們去拜訪,身為世界文化遺產的它有著更豐厚的廣度和深度,需要時間去交流與感受
,僅能將那一巷之隔的王家枯榮,遺留在過往時空。


--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