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QA
國際, 異國旅遊, 社會議題 相關常見問答

[資訊] 利比亞的迷宮

Table of Contents

※ [本文轉錄自 IA 看板 #1DYoUCg3 ]

作者: swallow73 (吃素、環保、救地球) 看板: IA
標題: 利比亞的迷宮
時間: Thu Mar 24 19:14:17 2011

利比亞的迷宮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58372

普拉薩 (Vijay Prashad)

責任主編:樓乃潔

校訂按語﹕左翼學者普拉薩Vijay Prashad,是美國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首府
哈特福德(Hartford)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國際研究教授。他最新著作《更深
色的國家:第三世界的人民歷史》(‘The Darker Nation :A People’s History of
the Third World’),贏得2009年Muzaffar Ahmad圖書獎,並剛推出瑞典文及法文版。

原文是作者在美國的偏左政治刊物CounterPunch網頁,2011年2月22日所發表的文章
。此文章不易翻譯,但我們不惜耗時地把它翻譯出來,只希望有助《苦勞網》讀者進一步
了解利比亞過去的歷史及格達費政權的性質。原文很多地名及人名,目前尚未有固定中文
譯名,暫用英文譯名,祈望讀者見諒。校訂:宋治德;譯者:謝凱健

1969年,27歲的軍官格達費(Muammar al-Qaddafi)趁年老國王伊德里斯(King Idris)
正在土耳其接受治療,發動政變。格達費受埃及自由軍官運動啟發,遂與他的同伴軍官們
強行將脆弱的利比亞國家和甚至更為脆弱的利比亞社會帶進社會主義。利比亞的主要出產
是石油,在伊德里斯剛被廢黜時候,國家每天出口石油300萬桶。令人憤怒的是,利比亞
的石油每桶售價是世界上最便宜的,而伊德里斯自己就盡情享受從石油賺來的金錢,人民
生活非常困苦。這就是為何格達費的政變幾乎沒有遇到任何反對。

格達費政權推行了一系列激進改革,推進利比亞社會發展。利比亞曾經成為遙遠的鄂圖曼
土耳其帝國和義大利殖民開拓者的前哨基地。利比亞希望尋求最基本的社會發展。在格達
費政權的頭十年,國家接管油田及提高了石油售價,所賺取到的金錢都投入到社會福利,
主要用於增加房屋供應及醫療保健。在第二個十年(1978 – 1988年),格達費政權限制
了私人企業的發展,及鼓勵工人對約二百家公司進行接管。首都的黎波里以西的Jefara平
原農村的相關土地獲重新分配。同一時間,國家加強對經濟的宏觀調控,中央銀行對財富
進行重新分配,把銀行帳戶持有設立上限。

格達費雖然跟隨埃及納賽爾(Nasser)的民族主義路線,但他並不熱衷於世俗主義。他的
綠皮書摒除資本主義及共產主義,提倡「第三普世理論」(Third Universal Theory),
主張在政治及經濟上重返阿拉伯世界的伊斯蘭教基本原則,並在與民族主義一樣重要的伊
斯蘭教指令下,驅逐利比亞的義大利居民,協助跟從查德到菲律賓進行伊斯蘭革命的同伴
(在他抱負下於1972年促成創立al-Failaka al-Islamiya伊斯蘭軍團)。當格達費在1993
年受到對他企圖發動的暗殺威嚇後以及鄰近阿爾及利亞的伊斯蘭武裝份子的冒起,便開始
迫使他的伊斯蘭武裝份子服從紀律。而格達費的政治伊斯蘭主義,迅速轉變為恐懼馬格里
布(Maghreb)的蓋達(al-Qaeda)組織。

9.11後,格達費立即對美國提出反恐協助。2002年10月,利比亞外交部長Mohammed
Abderrahman Chalgam承認,利比亞政府與美國在反恐方面密切磋商,並在幾個月後,格
達費的明顯繼承人其次子賽義夫(Saif al-Islam al-Qaddafi)熱情地談論利比亞支持布
希的反恐戰爭。如果你瀏覽格達費的網頁,你會看到一句十分醒目的陳述,「恐怖主義的
現象,不只關係美國,而是關係到全世界。美國不能單獨作戰,這是合乎邏輯,合理和有
成效的任務不能委託美國單獨完成。」它需要一個像那樣害怕利比亞伊斯蘭戰鬥組織的格
達費。 2009年5月,Ibn Sheikh al-Libi的葬禮令格達費十分害怕。有數以千計的民眾在
Ajdabia參與了這次葬禮(al-Libi於2001年在巴基斯坦被捕,及後死於美國的拘禁中。利
比亞在此案,以及在其他關於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的利比亞戰士被捕案上與美國互相勾結
)。

東部地區問題

Ajdabia,是al-Libi的故鄉,位於利比亞的東部,是Cyrenaica的一個省(另一個相鄰的
城市是2011年人民運動爆發點的班加西 Benghazi)。利比亞的東部有值得驕傲及歷史悠
久的抵抗外國強權的傳統。其部落就曾領導抵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入侵,以及義大利殖
民者的佔領。赫塔爾(Omar al-Mukhtar)就是抵抗義大利殖民者的英雄,他的肖像被印
在利比亞貨幣第納爾(Dinar)10面額的紙幣上,其鬥爭事跡在1981年被安東尼昆(
Anthony Quinn)的電影(由格達費政府資助)《沙漠雄獅》(The Lion of the Desert
)塑造成不朽的故事。這個東部省份也是19世紀Sanussi皇朝所建立的伊斯蘭政教合一所
興起的地方,前國王伊里德斯便來自那裡。利比亞有三份之一人口繼續信奉Sanussi的伊
斯蘭教令。當中有些人仍然認為格達費需要為推翻國王負責。

格達費的新政權標榜要推翻部落霸權。事實上,他只是加強他自己部落Qadhadhfa及他自
己人的霸權。東部地區的Sa’adi聯合會被排除在新體制之外。新革命政權曾經承諾回到
改善石油價格及社會工資問題上,但貧困的東部地區在當中只得到吝嗇的幫助。

革命內的革命

除了忽視東部地區日益惡化的問題,到1980年代,格達費政權轉向國內其他領域發展。大
量石油盈餘得不到妥善的使用,導致國家經濟停濟不前。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
時代的美國曾轟炸格達費的住宅,殺死他15個月大的女兒Hanna,讓他得以有喘息的空間
。因此,利比亞人民團結在他及其政權周圍。在雷根掌權下,反美主義很容易給格達費所
謂的「革命內的革命」提供掩護。這可以形容是利比亞國家進入新自由主義時期,或格達
費所稱的「大眾資本主義」(Popular Capitalism)。1987年,利比亞被迫跟隨「國際貨
幣基金組織」(IMF)的指引,終止疲弱的進口替代政策,改革當地農業及工業。1988年
9 月,利比亞政府廢除進口與出口配額,容許城市的新市場發展起零售貿易。

1992年,聯合國對利比亞實施制裁,讓利比亞的「改革」趨向混亂,並使老格達費走回幕
前,在裂縫中的統治精英對「改革」步伐有時放慢,有時則會加快。主張新自由主義議程
的代表是Shokri Ghanem,他在2006年時離開內閣總理一職,改而擔任更重要的國家石油
公司主席。Ghanem積極推動外商投資於石油部門,由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到中國石油化工等公司,趕快推行《勘探與生產分享協議》。英國前首相布
萊爾(Tony Blair)和法國總統薩科齊(Nicolas Sarkozy)均去巴結Ghanem,並保證會
為石油特許權而提供資金。這就是英國政府釋放洛克比(Lockerbie)空難的利比亞主犯
的原因。義大利總理貝魯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在2008年屈從於民族英雄赫塔爾
的兒子,交出50億美元作為對過去義大利殖民主義的道歉。性格直率的貝魯斯科尼表示向
利比亞道歉是為讓意大利「少些非法入境者和多些石油供應」。

除Ghanem外,就是格達費次子賽義夫。他在倫敦經濟學院2007年9月的博士論文,題為「
全球決策民主化下公民社會的作用:從『軟』實力到集體決策」(得到David Held注目的
指導)。他主張在國際決策層面需要給予投票權予非政府組織,否則將會給美國和其大西
洋盟國所支配。而非政府組織(NGOs)的本質,他認為,「應是弱勢社群權益的倡導者和
獨立的批評者」。賽義夫說,讓非政府組織去緩和北方的野心更為「現實」,藉此去改變
國際關係。這樣的現實主義導致他相信「改革」,及在最近要求用最嚴厲的武力鎮壓首都
的黎波里和班加西的抗議。在新自由主義的語言中,「公民社會」是限定對非政府組織的
工作,不會改變權力結構。街上的衣衫襤褸者不屬於「公民社會」,他們只是非理性的行
動者。

在2000年9月人民代表大會,對「改革」提出投訴。他們並不同意將國有企業私有化,和
建立自由貿易區。他們的期刊,al-Zahf al-Akhdar怒斥外國公司及旅遊部門。其中有一
段對格達費作政治妥協—─縮減聯合國的制裁範圍,以換取歐洲資本的青睞(利比亞終止
其核計劃是讓步的一部份)—─表示憤怒。國會試圖將「改革」的步伐減慢,卻激怒了國
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其2006年的報告總結:利比亞在發展中的市場經濟,進步是緩慢及不
連續的。

對格達費所屬的老共和派部落的忠誠,是先從對格達費的家庭開始。他的第四兒子穆塔西
姆(Muatassim)活躍在Zuwara附近所建立的一個出口自由貿易區。穆塔西姆,被塞爾維
亞駐首都的黎波里大使稱為「血腥的人」及「不很聰明」,他早已不滿被很多人認為是格
達費接班人的胞兄賽義夫。與此同時,賽義夫試圖通過他「經濟和發展局」的最高委員會
加快改革步伐。這對兄弟早已互相敵視,但對於新自由主義的取態,他們的立場是一致,
只是他們都想爭邀「改革」的功勞。

東部的起義,加上格達費政權的新自由主義政策,結果把大部份人民推向反抗格達費政權
。1969年的光環已很少存留在格達費這位老人身上,他現在是個顯得可笑及上了年紀的革
命者。我們還遠未達到這個「革命煽動者」所喊出「群眾是掌握他們自己命運及他們財富
」的口號。隨著軍隊的支持倒向哪一邊,遊戲將會完結(早前有兩位軍官駕駛法國製幻影
戰機飛往馬爾他尋求政治庇護,而不向黎波里的民眾開火。但另方面亦有戰機機師向群眾
開火)。事件尚未結束。

群眾動員起來了,新仇舊恨交織一起。有的為著反動的部落目的,有的為了尋求從所謂的
「改革」裡得到解放,有的吹毛求疵指責國家有600萬的石油財富卻不像阿聯,其他的只
是簡單希望對自己的生活有多一點的主宰。但是,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從被困在利比亞迷
宮裡的隱蔽走廊,得到釋放。

--

All Comments